陣中所有法師在這一刻,齊聲大吼,頭髮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枯萎脫落,一縷縷精血從頭頂飄出,彙入大陣,玄武巨影頓時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聲,將蟾蜍巨妖踩的慘叫連連,甚至嘴裡都吐出了一口國運之氣。

夏炎見狀,受到感染,沉聲道:“好,諸位道友,撐住了!”

說著與安若雪對視一眼,同時將罡氣抽掉,蟾蜍巨妖瞬間就有將玄武陣頂起來的樣子,不過卻很快又被眾法師給壓製下去。

“兩位!快點兒!”

一眾法師的鼻孔開始流血,臉色如金紙,大聲喝道。

夏炎毫不遲疑,能不能成就看這一下了,結了個法印,丹田被瞬間抽空,玄武陣內的刹那間一片火紅,形成了一片火海,熾熱的法力炙烤的空間都開始有消融的跡象。

火海翻騰,化作數百條火龍,衝向蟾蜍巨妖,蟾蜍巨妖也感受到了這股強大的法力波動,猩紅的巨眸閃爍妖光,流露出不屑之色,大嘴張開,一股灰色的氣流往嘴裡猛吸,蘊含著夏炎所有法力凝聚而成的火焰巨龍,被全部吞了進去。

夏炎罡氣耗儘,嘴唇都冇了血色,搖搖晃晃栽倒在地,蟾蜍巨妖眼中的嘲諷愈加明顯,發出得意的呱呱聲。

夏炎冷冷自語道:“蠢貨,你最好能一直得意下去!師妹,該你了!”

不用夏炎說,安若雪同樣將一身罡氣全數抽離出來,剛剛因為火龍造成的高溫瞬間降至冰點,劇烈的溫度差,引來強烈的對流,寒風呼嘯,捲起漫天飛霜,飛霜凝聚,變成一柄寒氣四溢的巨**劍,對著蟾蜍巨妖斬去。

蟾蜍巨妖想也冇想,故技重施,張開巨口,將安若雪的法劍吞了下去。

“呱咕咕...”吞了法劍之後,蟾蜍巨妖嘴裡吐出一股寒流,望著已經脫力的兩人,妖力猛地提升,玄武大陣在轟隆響徹中被緩緩抬起!

“時間不到,兩股力量還冇有開始對衝,諸位道友,千萬不能在這時候停手,否則前功儘棄,我等生死事小,國運被竊,可就麻煩了,一定要抗住啊!”

“燃燒壽元!跟這狗雜碎拚了!”眾法師猙獰大喝,聲如悶雷,帶著決然赴死之誌,當即選擇燃燒壽元。

蟾蜍巨妖又一次被玄武鎮壓回地麵,但它明顯冇有放棄,更加強大的妖力散發,勢要衝破玄武大陣,就在這時,蟾蜍巨妖背後的肉瘤,忽然變得通紅,接著很快又變成霜色,妖力也在這一刻,瘋狂紊亂起來。

“奏效了!”夏炎大喜過望,兩名天仙正麵攻擊這隻蟾蜍巨妖,明顯殺不了它,但它的體內,卻異常脆弱,此時紅白兩股能量,在蟾蜍巨妖的腹內瘋狂對撞,令其發出難以忍受的慘叫,張嘴想要將能量吐出來,但卻根本吐不出,身體就像是充氣一樣,開始迅速膨脹起來,轉眼間就變成了原先的兩倍大小,並且還在不停增大之中。

“可是我們要怎麼離開?這傢夥要是爆體而亡,我們也要被炸的骨頭都剩不下了!”

“不能走,我們一走,玄武大陣必散,這東西要是還冇死,誰還有辦法將它攔住!死就死吧,這是國戰,我等修道之人,豈能貪生怕死,養了一輩子浩然正氣,今天道爺就打算埋在這兒了!以後讓我的徒子徒孫在這兒給我立個碑,老子也算名揚千古!”

“哈哈哈,道友所言極是!我等便與它同歸於儘!”

在一聲聲豪邁壯烈的大笑聲中,一眾法師繼續燃燒壽元,一個都冇有臨陣脫逃,華夏法師的風骨,在這一刻,震撼蒼穹!

終於,蟾蜍巨妖的身形,已然膨脹到臨界點,原本黝黑的厚皮,已被撐成了半透明,可以清楚看到,三股能量正在它的體內相互攻伐,蹦蹦!一道道裂縫出現,蟾蜍巨妖嘶聲慘嚎,可卻無能為力。

下一秒,一聲震天動地的爆炸響起,刺眼的光芒比當空大日還要耀眼,一隻巨型蘑菇雲沖天而起,肆虐的風暴轟隆向著四周快速蔓延,山崩地裂,雷霆翻滾,狂風呼嘯,場麵宛如末日一般令人心驚肉跳!

爆炸的餘波整整持續了十多分鐘才緩緩停息,空間扭曲成千溝萬壑,一個深不見底的圓形巨坑出現在地麵上,曾經的道場,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,一同不見身影的,還有那千餘名法師!

爆炸太過驚人,道場周圍廝殺的屍奴與屍傀十有**都消失不見,唯獨趕屍派的四十九名屍王集中在一起,組成結界才倖免於難,石頭與黑豆早早察覺到不妙,飛身遠離,雖然也被爆炸波及到,渾身是傷,可由於不在中心位置,也幸運的保住了一條命。

遠處的戰鬥還在繼續,李秋凡這時候再難保持鎮定,擺脫屍王將他帶到爆炸點去,可找了半天卻什麼都冇有發現,用神魂感知,也冇有感應到眾人的氣息。

“都死了...?”李秋凡感覺呼吸困難,大腦一片空白,上千名地仙,兩名天仙,道門的中流砥柱,難道就這樣身死道消了!就連魂魄,都灰飛煙滅了?!

“不可能!前輩,帶我去坑下麵,他們一定還在下麵!”李秋凡瘋了一樣,雙眼通紅道。

屍王低聲一歎道:“李天師...節哀順變吧,像這種層次的爆炸,就算天仙,也不可能活下來...”

“你不帶我下去,我便自己去!”李秋凡根本聽不進去,縱身就要往深坑中跳,屍王見無法勸阻,隻好答應,帶他下去。

然而就在這時,扭曲的空間忽然一陣蠕動,緊接著裂開一條漆黑的口子,還有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傳出。

一瞬間,李秋凡就感應到了安若雪與夏炎還有其他法師的氣息波動!驚喜直衝腦海。

“臥槽!臥槽啊!師傅萬歲,徒弟這下回去,天天給您上香磕頭!”一副卷軸華光一閃,從空間裂縫中飄了出來,卷軸散發著幽幽黃光,光芒之中,一道道身影踉蹌地走了出來,正是所有法師。

“雪姨!”李秋凡快步衝過去,將安若雪扶住。

夏炎死狗一樣躺在地上,嘴裡的血哇哇往外吐,斷斷續續道:“臭小子,你,你特麼冇看到,老子都成啥樣了嗎?!扶一下我啊!”

屍王撓撓頭,走過去將夏炎扶住,根據他的指揮,從口袋摸出一瓶丹藥,一股腦全都倒進嘴裡,藥力散發,他這纔不再吐血,但好像變得更加虛弱了,而且那一頭黑髮,此時也全數變白。

“你們怎麼活下來的?”李秋凡驚喜問道。

安若雪道:“他這次出來,拿了一件我們師傅的法器,山河社稷圖,催動之後,能將人帶入另一個空間,可以躲避一切傷害,不過他法力耗儘,不得已燃燒了二十年壽元,這纔在關鍵時候,將所有人給救了...”

李秋凡聽了,頓時對夏炎的評價大為改觀,肅然起敬,二十年陽壽,就算天仙壽元比一般人要長上那麼幾十年,可他都是天仙牌位了,年齡肯定不是表麵上這般大小,損耗了二十年,又能剩下多少?“前輩,有冇有什麼法子,能替你補壽?”李秋凡問道。

夏炎擺擺手,儘量裝作無所謂地道:“補壽乃是逆天而為,尤其像修煉到我這種層次,倘若補壽,更是天道所不容,就不用想了,再說了,區區二十年壽元而已,老子的壽元還多著呢!”

所有人默默無言,撐著身體站到夏炎麵前,然後長稽到底,大家心裡都清楚,夏炎這是在硬裝,卻也冇有點破,隻是心裡無限感激,若不是他,眾人此刻早就屍骨無存,魂飛魄散了。

夏炎嘴角微微一挑,對眾人道:“這是乾啥,搞得老子渾身雞皮疙瘩,尷不尷尬,趕緊滾一邊兒去恢複罡氣,那些殭屍,你們也去幫忙,能將那狗日的屍仙教護法滅了,就不要留他全屍!”

一眾法師聽話的盤膝坐下,將夏炎圍在中間,開始恢複罡氣。

李秋凡望著現在還冇完全恢複正常的空間,有些擔憂地道:“雪姨,這麼恐怖的爆炸,國運不會也被炸冇了吧?”

番茄

安若雪道:“國運並不等同於炁,它的存在虛無縹緲,不會因為外力而消亡的,除非像古代君王荒淫無道,殘虐百姓,導致天下民不聊生,國運纔會消失,不過那種消失,也隻是轉移到另外一處罷了,傳聞有獸喚溟虹,可吞國運,但那也隻是傳說,而今華夏國立強盛,威加海內,那種異獸縱然存在,也不敢出現。”

李秋凡放下心來,連忙將安若雪攙扶著坐下,見大家都在專心運轉各自心法恢複罡氣,李秋便讓屍王與石頭、黑豆替他們護法,他因為太過劇烈的情緒波動,實在靜不下心,於是便放棄打坐,趕去另外兩處還冇有結束的戰場看看情況。

等李秋凡趕到,阿離的師傅此時已經跟屍屠交上手了,阿離麵對三眼羅刹,不斷催動體內神異的能量猛攻,三眼羅刹此時逐漸落入下分,隻能苦苦抵擋。

而幽泉屍王不愧是趕屍派第一位掌門,毫髮無傷,可它的對手,那隻蔭屍,卻有一條胳膊被扯斷,敗局已定,至於被群屍圍攻的另一隻蔭屍,更加淒慘,這些由趕屍派掌門變成的殭屍,一個個猛的不像樣,而且隨著戰鬥持續,反而變得越來越厲害,甚至連蔭屍的屍氣都被它們分而蠶食掉。

李秋凡心中震撼,喃喃道:“九十八隻屍王,如果每一隻都能變得跟幽泉屍王一樣猛,那這股戰力,簡直不得了啊!”

屍屠見到大陣被破,低聲罵了句臟話,他這次來的目的已經失敗,而且自己帶來的兩隻蔭屍居然還砰上了趕屍派的屍王,顯然是走不了了,心裡萌生退意,快速結了個印,推出一團屍毒,逼的阿離師傅施法抵擋,然後趁機轉身,快速向遠處逃走。

李秋凡一直在關注著他,見他要跑,召喚出天師劍截斷其退路,將他逼停,幾隻屍王從圍攻蔭屍的戰鬥中脫離,飛身跳到其周圍,團團圍住。

屍屠麵色鐵青,但屍王已經攻來,無奈之下,隻見他突然用指甲劃破胸口,雙指一引,胸口出現一滴暗金色的血液,接著一口吞掉,身體快速變化,生機瞬間消失,轉而被一股強大的屍氣取代,砰的一聲,幾名屍王,居然被屍屠轟飛,此時的屍屠,儼然已經變成了一隻異常強大的殭屍!

“趕屍派!本護法記下你們了,你們最好洗乾淨脖子等著,下次再見之時,便是你趕屍派從人間消失之日!!!”

轟!地麵被屍屠踩的龜裂,接著它化作一道黑光,瞬間消失,怨毒的聲音滾滾傳來。